阿爾巴尼斯政府將優先處理近6萬份海外永久技術移民申請,以迅速緩解衛生、教育和老年護理等行業面臨的嚴重勞動力短缺。

目前,在所有類別的961,016份簽證申請的積壓中,有560,187份申請是在澳洲境外提交的;其中,57,906人申請永久技術移民簽證,另有13,806名海外簽證申請人尋求臨時技術移民簽證。

澳洲內政部長克萊爾·奧尼爾(Clare O’Neil)告訴《澳洲金融評論》,這些申請是優先事項,特別是教師、衛生工作者和老年護理人員的移民申請。

她表示,在上任時,澳洲已有大量的簽證積壓,現在必須讓這個系統重新運轉起來。

在過去的兩年裡,大約81%的永久簽證申請被發放給已經在澳洲境內的人,但奧尼爾表示,重點必須改變。

奧尼爾透露,澳洲在處理大量積壓的簽證申請方面正在取得穩步進展,這些申請是在國際邊界因COVID-19(中共病毒)而對海外技工關閉近兩年的情況下形成的。

她說,自6月1日以來,已經處理了623,000份臨時和永久簽證申請。境外永久簽證申請人的處理時間已從5月份的11個月降至6月份的4個月。

重新確定積壓工作的優先次序的部分內容包括調整前政府的全球人才移民計劃,該計劃花費了數百萬澳元在全球範圍內尋找高技能專業人才。但在上一財政年度,77%的全球人才簽證被授予已經在澳洲的申請人,而且大多已經屬於另一個簽證類別。

奧尼爾說,全球人才移民計劃的15,000個名額被削減至8,448個,現在只考慮該計劃的海外申請人。

在大流行之前,莫里森政府將澳洲的總移民人數限制在每年16萬人,但在COVID-19疫情(中共病毒)期間,移民人數降至淨負值,在此期間有60萬臨時簽證持有者離開澳洲,導致衛生、建築和酒店業出現了巨大的勞動力缺口。

國民銀行(NAB)在5月17日至6月9日對800家橫跨多個行業的中小型企業進行了調查,發現35%的受訪者表示勞動力短缺對他們的業務產生了「非常重大」的影響。

最大的擔憂來自於衛生和建築行業,大約有二分之一的受訪者表示勞動力短缺是一個「非常嚴重」的問題。

調查發現,從今年3月到6月,運輸、倉儲、製造和零售業對勞動力短缺的擔憂增加最多,而對住宿運營商的影響則明顯下降,這可能是由於國際邊界重新開放。

這些企業表示,「增加培訓和學徒」,以及「增加移民」是解決勞動力短缺的前兩個途徑。

商業和雇主團體也表達了同樣的看法。他們呼籲將移民的名額暫時增加兩年,達到每年20萬個,並廢除所謂的目標職業資格名單,使臨時技術移民更容易滿足雇主的需求。

 

資料來源:大紀元   澳大利亞新聞網

責任編輯:宗敏青

https://www.epochtimes.com/b5/22/7/20/n13784931.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