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地時間3月23日上午0700左右,長榮海運旗下的一艘400米長的名為EVER GIVEN (中文名“長賜”)的超大型集裝箱船駛入蘇彝士運河後不久,在蘇彝士運河南部航段擱淺,造成蘇彝士運河雙向航道均關閉。

 

彭博社最新消息稱:目前事故發生已經過去兩天。該輪仍處於原地,運河仍然處於封堵狀態。埃及方面出動拖船營救,但尚未奏效。堵住蘇彝士運河的“長賜號”巨輪脫淺嘗試未果,這條國際重要航道可能面臨更長時間阻塞。

全球代理公司GAC最新發佈的更新通告也稱,“我們與運河兩邊的港口管制部門進行了確認,發現擱淺的貨船的打撈工作沒有任何進展,蘇彝士運河管理部門決定實施新的救援計畫”

 

如果僅靠岸上挖掘機和拖輪的拖拽,作用可能非常有限。

 

最新情況,蘇彝士運河官方宣佈:蘇彝士運河臨時封閉

 

一位在蘇彝士運河船舶上的中國籍海員向信德海事網介紹稱,EVER GIVEN後面的船舶將被全部拖出航道。

 

 

 

目前,除一艘名為MAERSK DENVER的船舶還在航道內,其他此前在EVER GIVEN之後的船舶均已被拖輪倒著拖拽出了航道。

 

 

彭博社最新消息顯示,運河的封閉導致超過100艘船舶無法通行。 Lloyd’s List Intelligence 資料顯示,目前約有165艘,1300萬dwt的船舶不是在運河的盡頭等待就是被堵住在河道中。 包括:

  • 41艘乾散貨船舶
  • 24艘油輪
  • 33艘集裝箱
  • 16艘LPG/LNG船
  • 15艘成品油輪
  • 8艘汽車運輸船

 

另據勞氏日報粗估計算,集裝箱貨品占蘇彝士運河總交通量大約26%,西向及東向平均每日貨運價值合計達96億美元,若按照EVER GIVEN輪受困2天計算,阻塞每小時成本約4億美元。

 

有業內人士分析說,由於造成運河堵塞,長榮後續可能會被罰款。不過從目前來看,現場未出現沉船事故,因此相對好處理。至於對運價、交通影響,得視船隻卡在運河的時間而定。

 

據路透社報導,即使EVER GIVEN輪設法儘快脫困,其船東和保險商恐怕也將面臨數以百萬計求償與理賠。

 

 

多名保險業者和經紀商表示,蘇彝士運河管理局有可能向長賜輪的船東及其保險商,尋求營收損失賠償,被堵在運河兩端的其他船隻也可能會提出索賠。

 

另據瞭解,今年以來蘇彝士運河最高單日收入達到2220萬美元,這意味著蘇彝士運河關閉一天損失大概在2000萬美元左右,而加上其他船舶的滯期費、事故清理費,賠付可能是一個天文數字。

 

目前,蘇彝士運河何時能夠通航並不明朗,市場傳出繞航好望角的消息。Colliers國際供應鏈專家Chris Evans稱,“未來24小時將是關鍵時刻,如果還不能恢復通航,那麼其他船隻很可能不得不繞道好望角航線。”資料顯示,蘇彝士運河航線全程1.16萬公里,好望角航線全程為1.98萬公里。如果一艘船以13.5海裡/小時的速度航行,繞道好望角要多花11

 

 

彭博週三援引知情人士稱,石油公司開始為最壞的情況做準備,希望預訂不經過蘇彝士運河的油輪。但被卡的油輪很可能被迫等待通航,因為主要的替代方案是繞道好望角航線,這一方案缺乏吸引力。

 

最後,來看看網路上的萬能網友為此做出的表情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