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運爆艙缺箱,所以很多貨代貨主考慮走空運。

雖然全球貨運能力與2019年相比減少兩成,但自2020年2月以來,所有市場上的每公斤運輸價格都大幅上漲。空運費依然是居高不下

 

一、運力驟降

疫情前的航空貨運由兩個同等規模的貨運部分組成:專用貨機上和客機腹艙的貨物運輸。

多年來,這兩個部分被證明是同樣重要和被需要的。隨著新型冠狀病毒的大流行,航空公司取消了客運航班,數百架飛機被迫無限期停放,導致的結果就是可用的客機機腹載貨能力減少了80%。

由於需求量大大超過供給,市場迅速受到影響,從而使運輸成本上升到過去五年來的最高點。

香港-北美地區的運力損失最為嚴重,價格從每公斤3.19美元上漲到最高的7.73美元。雖然看似價格飆升是由於成本上升,但實際情況並非如此。

二、疫情過後能持續盈利嗎?

截至目前,部分航線的空運成本仍比去年同期高出60%以上。照這樣的資料看來,業務可能無法長期維持。

在經濟全面復蘇,取消旅行限制、檢疫要求和其他阻止新冠病毒傳播的措施後,客機將重返藍天。因此,市場將有大量運力湧入,這將促使成本降至疫情前的水準。

航空貨運承運人必須認真對待當前的機運,因為雖然目前的成功仍舊驚人,但隨著對每個疫情熱點地區受到控管,這種機會會越來越少。

從疫情形勢中獲得的利潤必須用於實現長期目標,投資於基礎設施和設備,以確保可持續性和減少航空業對環境的影響。

三、各洲空運市場情況

亞洲

市場繼續延續旺季中期的表現。TPEB 的價格一直居高不下,且保持穩定。中國和東南亞的表現遠高於平均水準。運力稀缺,而且由於航空公司致力於更大程度地提高第四季度收入,空運價格始終處於最高點位。

由於運力緊張,FEWB 的價格也有所提高。

預計節假日到來前,旺季將持續保持這種價格水準。

歐洲

歐洲的市場情況與之前幾周類似。跨大西洋西行航線 (TAWB) 艙位緊張,且價格一直居高不下。尤其是歐洲到三藩市國際機場 (SFO) 的價格最高,甘迺迪國際機場 (JFK) 和洛杉磯國際機場 (LAX) 的價格也有所上升。

遠東西北歐航線 (FEWB) 壓力極大,香港至歐洲的價格持續攀升。但是上海浦東國際機場 (PVG) 到歐洲的價格仍然保持高位。

計畫運輸時間時應考慮運輸及地勤處理的延遲

美洲

跨大西洋東行航線 (TAEB) 的需求和艙位供應保持平衡,未出現激增。從洛杉磯國際機場 (LAX)/芝加哥奧黑爾國際機場 (ORD)/甘迺迪國際機場 (JFK) 到中歐各樞紐的運載率保持高位。少量客運承運商在特定航線投入新運力。

跨太平洋西行航線 (TPWB) 的收入依然面臨壓力,艙位供應超出需求,尤其是在香港國際機場 (HKG)/上海浦東國際機場 (PVG)/仁川國際機場 (ICN)。

拉丁美洲貿易航線 (LATAM) 出現需求激增。拉丁美洲北行貿易航線增加了生鮮貨物的輸出,南行貿易航線增加了美國出口貨物和轉運貨物,但仍處於艙位不足的狀態。

 

來源: 今日海運